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沈浩波|他们没有在远东杀人(22首诗歌新作)

来源:shenhaoboshige    发布时间:2018-09-24 06:29:51


东京的乌鸦

东京的乌鸦特别多

大约和东京的墓碑一样多

也许不能这么比喻

在东京

乌鸦是象征吉祥的鸟儿

大约和东京女人

裸露的小腿一样多

街道上落满

樱花树红色的叶片

洁白的小腿和黑色的鞋

踩在上面

2015/11/25



季节

有人在东京

看樱花树上掉落的叶片

血一样殷红

有人在北京看雪

鼓楼东大街的槐树

每年都会压断一些枝条

落在泥泞的街道

有人在飞机上看云

白云像雪

也有深深浅浅的坑

像是被谁踩的

明年春天

槐树会长出新的树枝

大街上人流汹涌

没有一个看上去像死者

没有人死过

不是吗?

没有枝条从树上断开

士兵们从摆满鲜花的广场

向我们走来

闪亮的靴子没有踩在血迹上

地球上没有叙利亚

也没有巴勒斯坦

巴黎平静,音乐厅里

没有枪声

靖国神社的樱花又将开放

穿灰色职业套装

和黑色丝袜的女人

簇拥在樱花树下

一年年向他们的英雄鞠躬

那些年轻的生命

短暂如流逝的樱花

他们没有在远东杀人

南京没有屠杀

2015/11/25



白雪棋盘

再一次

回到冰凉的北京

从飞机上往下看

北京

铺着一层薄薄的雪

像一块

白色的棋盘

谁来和我对弈?

——没有人

我和一轮

血红的夕阳

在棋盘上对望

2015/11/26



她们为什么戴口罩

在东京的大街上

我看见好多

戴着口罩的人

主要是女人

以前我在北京

经常遇到

戴口罩的日本人

这很好理解

比起日本

北京的空气

简直就是毒气

但东京的空气这么好

她们为什么

还要戴口罩

我问载我的出租车司机

一位上了年纪的

日本大叔

他想了想,说:

“她们是一群

闻不得任何异味的

……”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

——“神经病”

2015/12/6



坟粽

每次驱车

于华北平原的

高速公路

总能看到

路边防护林里

树与树之间

挤满坟墓

每次看到

这一堆堆坟墓

我都会想到

一锅锅粽子

以至于每年

我都把端午

当成清明

2015.9



读书的女孩

漆黑而有灯光的

咖啡馆里

裸露在衣服之外的

洁白皮肤

比她清秀的脸庞

更诱人

幽暗和明亮

同时涌向她身上的

这片洁白

她推开这些涌来的事物

将这片白从身上揭下

扔出窗外

她的灵魂随之

从这片白被撕下

形成的空洞中

漂浮而出

悬挂在空中

像一枚

小巧的吊坠

2015/9/ 10



有些东西在灵魂的黑暗处发生

有些感觉白天还不明显

但当她在深夜熟睡

紧闭着眼睛时

看起来竟是悲伤的

熟睡时的悲伤

恐怕就是真正的悲伤了

我能够进入她在白天的生活

却进入不了她悲伤的睡眠

我眼睁睁地目睹着她的悲伤

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悲伤

有些东西在灵魂的黑暗处发生

而我被阻挡在光亮里

2015/8/2



火焰

白色的天空

刮起

白色的风

吹动白色的树

滚落

红色的苹果

穿白裙的少女

弯腰

捡苹果

2015/9/10



我的手机丢了

我的手机丢了

走了这么远的路来看你

但我的手机丢了

我没有你的电话

不知道你住在这座小城的

哪一间房屋

而我的手机丢了

为了来看你

我坐过卡车、火车、飞机、摩托车

终于来到你生活的这座小城

但我的手机丢了

我觉得这座小城就像一堆废墟

因为我的手机丢了

我站在废墟中间高喊你的名字

就喊了一声

废墟上就长出了一间房屋

房屋前就盛开了一丛鲜花

鲜花后面一扇木门旋转

只喊了一声

你就从门中冲出

2015/9/17



只有

只有哭声像一双手伸进死亡

只有哭声仍然喷洒在废墟上

只有哭声在夜色中像显影液

滴在政府公布的死亡名单上

只有哭声是比石头还硬的证据

只有哭声像灌木代替他们生长

只有哭声证明他们已经死了

像一把铲子为他们铲来泥土

只有哭声像一双手伸进死亡

只有哭声证明他们曾经活过

2015/8/26


(注: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化工品仓库大爆炸,死亡人数不详。)

装甲车开进城市

一辆装甲车

开进东直门

它开得缓慢

没有鹿一样

轻盈的双腿

这并不代表

它不会奔跑

它也没有

鹿一样的眼睛

漆黑的炮口

看着我

2015/8/24

阅兵式

领袖在城楼上挥手

如同以前的每个领袖

士兵们在广场上踢正步

女兵的胸部

按照同样的尺寸向前鼓胀

轰炸机和坦克

像蚊子和老虎

昨天还被生活蹂躏成猪狗的人

突然被感染得爱了国

在电视机前饱含热泪

恨不得立刻

跑到国旗下宣誓

2015/9/4

我感到疼痛

雨中,我看不清世界的脸

我看不清楚一棵树

因此想亲近它绿色的灵魂

如果它有灵魂的话

没有灵魂的,恰恰是那些人

下雨的时候你才能看清

明媚阳光下的脸虚假得

像陈列在世界的蜡像馆中

我看着雨中那些树状的事物

和那些人状的事物

一切都变得含混、犹疑

无数根电线切割着雨滴

有一些东西专门收割灵魂

2015/9/4

光芒万丈

我的前方

一扇紧锁的

沉重的门

我等待着

门被打开

从白天等到晚上

又从晚上

等到白天

门紧紧锁着

我身边

一片漆黑

突然有一点光

从门缝中

射了进来

打在我脸上

我兴奋地

站了起来

门发出吱呀吱呀

的响声

它就要被推开了

它将被谁推开?

谁会站在

我的面前?

门咣一下

被推开

我的前方

光芒万丈

但是没有人

——是光芒自己

伸出了它的

黄金手掌

2015/9/19

在黄昏的秋风中大口大口抽烟

发狠地

大口大口吞咽

烟和风

在身体的内部

布置了荒野

篝火

烟雾

野兽

和星空

2015/9/19

请代我向他问好

又一个我认识的漂亮女孩儿养了一只狗

她给我发来狗的照片给它起名字为它

洗澡带它散步睡在一张床上她越来越爱

她的狗她的心肝她的宝贝她的儿子甚至

恍惚中就像情人。

又一个多年的老友信仰了上帝无比虔诚

他给我发来他们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

读圣经的照片我亲爱的朋友神圣严肃

他终于找到归宿找到活着的意义找到了

慈祥而严厉的父亲。

生活就是这样以前我吃狗肉现在再也不吃

我不能吃你们的儿子女儿或者情人的肉

以前我常常嘲讽上帝现在我保持沉默并且

适度向他表达敬意因为他是你们的父亲

请代我向他问好。

2015/10/25

衡山公园

四颗木瓜树

黄叶掺着绿叶

像四个中年男人

灰发掺着黑发

各自站在

自己的位置上

沉默的守卫

他们中间的

一小块水泥地

在这片水泥地上

四颗木瓜树下面

你神情专注

打着太极拳

像用身体

在空气中画画

温柔的曲线

和手臂环抱的圆

像沙画一样

形成又消失

你就像是

四颗木瓜树

共同的女儿

晚秋的暮色

旋转着

涌进你的身体

一棵熟透的木瓜

突然从

其中一棵树上

掉了下来

2015/10/31

安定医院

在北京

人们开玩笑时会说

“某某某,你再发神经

就把你送到安定医院”

到现在这座大厦上班后

惊讶地发现

著名的精神病院

——安定医院

就在隔壁

有时我也想进去看看

里面那群奇怪的人

到底在干什么

但一直没有进去

今天上班

走到公司楼下

想起一个多年前

认识的女孩儿

——噢,现在已人近中年

——正被关在里面

我记得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

和惊恐的瞳仁

她是前几天被关进去的

她的丈夫喊来警察

把她强制押进安定医院

在此之前

她给她的十几个朋友

发了一张胳膊上充满淤血的照片

和一句求救的话:

“救救我

我被家暴了”

然后她就被关进了安定医院

不知道什么时候

才能放出来

一开始

她还在微信里呼救

后来

就变得乖乖的

在微信上说

要好好治疗

我一边想象着

她坐在医生面前

睁着漂亮而惊恐的眼睛

乖乖的

配合治疗的样子

一边上楼,向公司走去

2015/11/5

猫的猎物

我躺在床上

脸露在被子外面

猫扑上我的脸

像扑抓一团毛线

它好像对

我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

有特别的兴趣

我坐在沙发上

脚从拖鞋中抽出来

惬意地

翘起二郎腿

猫突然冲出

咬住我的脚趾

我伸出手指

轻弹桌面

猫从远远的地板上

猎豹般俯身

冲刺、跳上桌子

我在卫生间

站在抽水马桶前

刚刚掏出

……

蓝荧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它的猎物

2015/11/5

太阳和雪

辉煌的音乐厅舞台的上方灯光照耀着一群

张大嘴巴合唱的白人他们穿着黑色的西装

露出白衬衫的领子上面打着黑色的小领结

站成5排大张着嘴巴唱歌在这群白人中间

有两个豁口就像整齐的牙齿上掉落了两颗

而形成的阴影我一开始没看到这两个黑人

但我看到了鲜艳的红色嘴唇和雪白的牙齿

像一个孩子在黑板上用蜡笔画的太阳和雪

2015/10/25

白房子

一大堆小提琴

一大堆穿黑衣服的小提琴

男的小提琴

女的小提琴

貌美如花的小提琴

戴着眼镜的小提琴

一大堆小提琴

冲进灯光砌成的白房子

乖乖的小提琴

听话的小提琴

拿指挥棒的那个人像猫头鹰

偷笑的小提琴

无聊的小提琴

几把大提琴躲在这堆小提琴中

像身材魁梧的狱卒

坐牢的小提琴

苦命的小提琴

抹眼泪的小提琴

看着那只猫头鹰尽情表演的小提琴

那只猫头鹰太可笑了

像精神病院里的神经病

大提琴太可笑了

低音大提琴太可笑了

竖琴像开屏的孔雀太可笑了

笑得肚子疼的小提琴

精神病院里的小提琴

排队打针的小提琴

低头拔草的小提琴

草籽里有世界的秘密

不要告诉白房子里的猫头鹰

2015.11.10

然后

“她想离婚

欢呼雀跃

告诉所有人

她要离婚

说终于要解放了

我们也都

为她高兴”

然后呢?

“有一天晚上

她终于

向丈夫提出了

离婚的请求

她丈夫想了想

同意了”

然后呢?

“她崩溃了

疯狂撕咬

丈夫

还用刀片

切割自己的手臂

胳膊上都是血”

然后呢?

她丈夫

打电话报警

说她有精神病

和警察一起

将她强制押送进

精神病院”

然后呢?

“一开始还闹

说自己没病

是丈夫迫害她

后来就好了

乖乖地

配合治疗”

2015/11/29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