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印度甩中国电影好几十条街你造吗

来源:beidaxinmeiti    发布时间:2019-06-10 21:20:53

不管你服不服,10条街的距离肯定是有的。



破败落后的绿皮火车上像挂沙袋一样装满了人;

漂浮着垃圾的河流上却有人在洗衣游泳;

走在马路上的女人随时可能被强奸。


这三幅图景,构成了大部分中国人对印度的粗略印象。暂且放下刻板印象不谈,很多国人在评价印度时的自信心是冲出全亚洲的。


对于印度电影,大多数影迷打趣地归纳了“五毛特效”、“山寨浮夸”和“我在东北玩泥巴,一言不合就跳舞”等几个特点。因此即使有《三傻大闹宝莱坞》、《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我的个神啊》等一系列优质名片的“加持”,一部分国人也依旧认为“几部好片证明不了印度电影整体水平”。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世界上最大的电影生产国


提起印度电影不得不提宝莱坞(Bollywood)。宝莱坞是对位于印度孟买电影基地的电影产业区的别称,迄今为止已经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之一,同时也成为了拥有数亿观众的印度名片。以宝莱坞为代表的印度电影工业实际上非常高产高质,其地位之于孟买和印度,相当于甚至远超于好莱坞之于洛杉矶和美国。


不妨先看一组数据:



2001年宝莱坞的年产量就超过了好莱坞,年增长率为12.6%,达到了1013部,票房总收入是13亿美元。和产片量相比,印度电影票房的总收入受到了本国经济发展水平、人均收入水平和物价水平的严重制约。曾经有电影类杂志的记者专门了解过,在印度类似万达影院的高端影城里,一张电影票也不过在150卢比左右(约合人民币15元),而在设施较为普通的社区影院,一张电影票不过50卢比左右,也就是说才5元人民币,甚至,很多社区影院还会经常推出5卢布即1元人民币的特价票。



宝莱坞电影的出口数据也非常喜人。根据UNESCO 2008(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宝莱坞的海外市场票房贡献率早就达到了8%,约占了国内票房总数的12.68%,而中国电影在2014年的海外票房都只占了国内票房的7%。


根据泛娱乐大数据平台艺恩网的统计显示,2015年印度电影年产量持续保持世界第一。目前全印度有近100家电影制片厂、1.3万家电影院,这些构成印度电影庞大的产业规模。根据艺恩最新数据,中国电影院数量目前为7038家,大概为印度的一半。


2013年正值印度电影100年,截至当年印度国内银幕数量为13000块(美国40000块/中国去年底18000块),每年生产1000部以上的电影(好莱坞的2倍/中国的3倍)。虽然印度只有4%的人口会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但2008年的印度全年观影人次已达到33亿,中国大陆虽然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观影总人次到2015年才达到5.73亿。


“印度好电影”的独家秘笈


前文的数据说明了印度电影在产量上的辉煌,而印度电影的高质量则可以归结于以下几点原因:


(1)不断突破创作题材的边界


印度电影从内容上可分为“神话片”和“社会片”两个主要的类型。“神话片”从印度博大精深的史诗传说中汲取创作素材;“社会片”则表现当代生活,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印度是一个拥有多宗教的国家。关于宗教问题,很多国家的电影都避之如虎,但印度电影对题材的大胆突破,尤其对争议性题材的突破,无论是种族问题、宗教问题,抑或政局,已经从“不碰”发展到了“必碰”,印度电影界人士一直在与电影审查委员会的“太作为”做抗争。


细数近年来的印度电影可以发现,印度电影不但选材广泛,而且可谓角度犀利。例如控诉种姓制度的《宝莱坞生死恋》,它与《芝加哥》、《红磨坊》同被美国电影杂志列为新世纪影史上最绚丽的三大歌舞片;反思教育体制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影片播出后,印度一系列高校都受其影响而进行改革;反对种族歧视的《我的名字叫可汗》,本片入围了2010年第60届柏林电影节的展映单元,在宝莱坞电影史上的周票房纪录位居第三位,首周即在国内收取了超过995万美元的票房,高居当期宝莱坞电影票房榜首位。这些影片不仅情节精彩、画面精致、演员功底扎实,更可贵的是影片背后具有影人深思的社会意义。


《我的名字叫可汗》剧照


纪念印度电影100周年的《孟买之音》出现的同性之吻成为了印度电影题材边界“拓荒”的标志性事件。这部电影上映时曾在印度国内引发巨大的争议,甚至有不少党派人士呼吁集体抵制这部影片,但2015年上映的《我的个神啊》依旧以嬉笑怒骂的方式几乎把印度所有的宗教都讽刺了个遍,虽然这部电影上映时依旧在印度国内引发巨大争议,却并不阻碍《我的个神啊》获得优秀的口碑和丰厚的票房。


《我的个神啊》剧照


(2)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很多人对印度电影的认识,主要停留在“歌舞剧”的层面上。印度影迷有“看电影要值回票价”的心态,所以过去的印度影片时长通常都有3小时,为了有更好的观影体验,影院在放映影片是甚至会把一部影片用中场休息拆分为上下两个半场,而从影片内容衔接和故事节奏出发,“歌舞”的表现形式成为了印度电影创作者的首选。可以说,印度电影里的歌舞是印度电影创作者基于传统文化和现实,经过岁月的检验与观众找到的最好的一种沟通方式。


《三傻大闹宝莱坞》歌舞片段


但这种情况早已改变。据《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导演拉库马·希拉尼介绍,“仅仅只有歌舞片”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大约30%的电影已经没有了歌舞段落。而剩下的电影中,歌舞篇幅也大大减少,只在必要的时候才用。


取而代之的,是印度电影对想象力的追求和对创新的痴迷。对于这一点,小编推荐各位看一看印度电影《功夫小蝇》,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被一个黑帮老大拆散,男主人公被害死后变成苍蝇复仇的故事,没有丰富的想象力绝对拍不出来让人如此称赞的影片。


电影《功夫小蝇》剧照


(3)重视“方言市场”


印度由于种姓制度和地理文化因素,与中国一样存在不同的方言区。但与中国电影提倡普通话不同,印度电影创作者十分重视对于方言电影的创作。克里斯·安德森在《长尾理论》中也以印度电影为例,分析了印度电影崛起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印度电影创作者会创作不同的方言电影能抢占不同的地方市场。


师夷长技以制夷”:不惧好莱坞


好莱坞因为成熟的电影工业成为了宝莱坞现成的学习标杆,而后者追逐前者的脚步也原来越快。印度的电影创作者参照好莱坞的模式,改变了原来的明星制(一个明星的片酬可能占到总投资的40%),将重心转向制作团队,对内容的制作投入了更大的力度。在内容制作方面,印度的电影人也在学习好莱坞的叙事和类型,不管是剧情还是人物刻画,不再像过去平面得就像在翻图画书。同时,“最后的学习方式是模仿”,印度通过对好莱坞电影进行翻拍和与好莱坞合拍积累了许多创作经验。此外,海外留学也增加了人才优势,比如在美国留学归来的《本·杰明巴顿奇事》副导演塔西姆·辛、《同名同姓》的著名女导演米拉·奈尔、《灵异第六感》的导演M·奈特·沙马兰都是从宝莱坞出发并打拼出了新天下,大量的印度新生代导演正试图“师夷长技”来吸引全球的观众的目光。

参考文章:

1、《深度|印度电影和已迎来黄金时代》,印度通

2、《印度电影何以轻松秒杀中国》,腾讯娱乐

3、中国电影行列应该怎样行印度宝莱坞学习,知乎,梦多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大新媒体

微信号:beidaxinmeiti

微博:@北大新媒体

长按二维码 识别加关注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