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抓奸走错房,被老公小三设计扒光衣服丢进酒店,与陌生男子。。。。

来源:ljmamash    发布时间:2019-04-13 21:41:46


a市。

    七星级酒店十八楼的走廊上,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白裤,戴着帽子口罩,只露出两只眼睛,手里拿着一个数码相机,瞻前顾后的将脚步停在了房间号1801门前。

    伸出手按了门铃,片刻,门便打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打量了她一下,随后,嘿嘿一笑,“小姐,你是来特殊/服/务的吗?”

    舒小爱拿起手里的数码相机便砸在了他光秃秃的脑门上,“特殊你妈个头,找错人了!”

    男人被砸的哀嚎一声,骂了一声,“有病!”便兴冲冲的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舒小爱拿着相机朝着前方走去,心里疑惑,不是1801号,难道是1811号?

    她又来到了1811号房门前, 毫不犹豫的便按下了门铃,一个女人裹着浴巾站在门口,“你找谁啊?”

    舒小爱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终于冷笑两声,好你个秦子臻,终于被我逮到了吧?

    抓奸抓了五十多次,终于抓对了一次,舒小爱想起自己的血泪史,简直可以出书了!

    “我找我老公!”她理直气壮的回答。

    女人脸色突变,“找你老公?你确定在这里?”

    舒小爱点头,下巴一抬,“当然!”

    未料女人立刻转身大吼,“畜生!给老娘滚出来!”

    里面传出一声男人的声音,“老婆,怎么了啊!”

    女人上前,一把将床上的男人给揪了下来,拽到了门口。

    “你给老娘说,这个女人是谁!”

    “老婆,我不认识她啊。”

    “不认识?”女人冷笑,“不认识人家会说她老公在这里!”

    舒小爱其实看到男人脸的时候,就已经想找个洞钻进去了。

    这哪儿是自己的老公啊!

    又认错人了!

    “对不起,这个不是我老公,我……我认错人了!”

    不等门口的夫妻发言,舒小爱便拔腿跑了。

    跑到拐角处等了片刻,看1811号房门没人追出来,这才呼出了一口气。

    她抱着数码相机坐在台阶上,思前想后,决定再去抓,她明明看到了秦子臻的房间号是18x1来着,总有一个房间是他的,自己不能放弃,只要功夫深,一定抓到人!

    为了给自己壮胆子,舒小爱跑出酒店,在路边买了两瓶二锅头,一鼓作气喝完,纵然脚步已经飘了起来,但丝毫不影响她站到了1821房门前。

    准备按门铃的时候,她眼睛一眯,发现,门竟然虚掩着,很显然,1821号房间主人也许因为猴急没来得及关上。

    当然,这是她臆想的结论。

    想到这间里的人肯定是自己的老公,她不免兴奋了起来,整张脸因为兴奋更加的红晕,只要拍好他出/轨的证据,她就可以和他光明正大离婚了,端正好数码相机,舒小爱直接冲了进去!

    “秦子臻,这下被我抓到了吧?”

    刚喊出声,她便傻眼了。

    房间根本没人。

    正在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身材硕长的男人赤条着身子走了出来,边走边拿着白色的毛巾擦着头发,看见她,脚步猛然一顿,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彼此看着对方。

    ***

 她将他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看了个遍。

    “你身材……真好。”她眼神迷离,咧嘴笑了,对此评价。

    钟御琛并未闪躲她的目光,也没有拿浴巾遮挡,睨着她,随后冷冷的抛下一个字,“滚!”

    仅仅一个字,让舒小爱头皮发麻,因为喝酒的缘故,她神智有些不清醒,“我……本来打算滚……现在,我还就不滚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真不要脸。”

    “也不知道咱俩到底是谁不要脸,光溜溜不穿衣服的站在我面前,显摆你鸟大啊?”

    钟御琛脸色风云突变,走上前,逼近她,跟她几乎面贴面,彼此的呼吸都感受的很彻底,“到底大不大……要不要试试?”

    舒小爱讨厌这种压抑的感觉。

    “想占我便宜,没门!吃我一记观音霹雳掌!”她率先发动攻击。

    他唇角勾笑,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看我的,偷天一日!”

    “卧槽!好强的内功!”她倒退一步,紧紧地贴着门,随后低头看着他的手,咬牙切齿,“爪子往哪儿放?滚!”

    “滚?”钟御琛眉头一挑,冷清的眸子里晕染了几分柔色,“好啊,床单那边有,谁不滚不是人!”

    于是,舒小爱被他给拎到了床上,摔了个头昏脑涨。

    她弹坐起来,欲哭无泪,“咱们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他爬上去,伏在她旁边,眼神勾人,近距离的看他,舒小爱的呼吸有些急促。

    “我不是君子,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给你个机会,喏,先把它摆平。”

    她顺着他的指示朝下看,脸顿时红的不像话,“我不想摆平,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我以后见了你就像见了狗绕道走行不行啊,我现在就滚蛋,再也不出现你面前。”

    钟御琛从嘴缝子里蹦出了几个字,“呵……见了我,就像见了狗绕道走?嗯?”

    舒小爱当头一棒,“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

    “刚才发生啥事了,我失忆了,想不起来了……”

    “…………”

    他简直想掐死这个女人,一巴掌将她扇回姥姥家去。

    “想不起来了?”他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刻意拉长了余音。

    舒小爱点了点头。

    “好,我让警察叔叔跟你谈,擅自闯入我的房间,最起码也要刑事拘留十五天罚款一千块的吧,去派出所好好清净清净面壁思过去吧”

    舒小爱一把抓住他要拨打号码的手,“你……对不起……很抱歉看了你的裸/体,我让你看回来还不成吗?”

    如果她要是被送到派出所拘留十五天,这样的事情若是媒体曝光,自己还有何颜面面对自己的父亲,还有公婆一家……

    她解开自己的上衣扣子,白色的小褂两下就给扯了下去,露出粉红色的胸衣。

    钟御琛眸子一沉,一声不吭。


    看着她陆续将自己给脱个精光,最后红唇微嘟,眼睛迷离,“你看,这下可以了吗?你就别把我送到派出所去了,我们平等了,好不好?”

  她的身材真的好的没话说,玲珑有致,前凸后凹,尤其是赤身的饱满看的他下/腹微紧。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舒小爱喝酒喝得有点多,胃里一阵翻涌,被他这么一压,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直接吐了钟御琛一前身不说,还将他的床上弄的到处都是。

    吐完,她仰着脖子就大睡去了,留下满屋子异味和没收拾的烂摊子,丢给了钟御琛。

    他看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女人,原本的兴致一扫而光不说,满心的恶心让他觉得进了粪池一样。

    他岂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恶心的东西留到天亮。

    于是,他只好亲自打理。

    打扫干净后,拽着舒小爱的两只胳膊跟拉死狗似的扔到了浴池的浴缸内。

    然后起身走人。

    *

    “老大,电话,老大,电话,咋还不接电话呢,想累死我哟!”手机铃声一直反反复复的响着。

    舒小爱眼睛都没睁开,一把摸到吵闹的手机,放在耳边就发声,“喂?”

    “小爱,你怎么一夜没回来?”父亲的声音让她顿时睁开了眼睛,弹坐了起来。

    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在……琳琅家里睡了一晚。”

    “嗯,也不打个电话回来,爸一早喊你吃饭没见着你,赶紧回来。”

    “好好好,我马上就回去。”

    赶紧挂了电话,舒小爱这才算放下心来, 立刻看了看自己身处的环境,这是…………浴室?

    她刚坐起身,便凌乱了。

    她怎么…………什么都没穿?

    拧开水龙头 洗了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昨晚的事情瞬间在她脑子里泛滥,她的脸千变万幻,只记得前面自己闯进了1821号房间,然后自己脱了衣服,再然后记不得了…………

    此地不宜久留,匆匆洗了两把脸就准备开溜。

    刚打开门,计划失败。

    他坐在沙发上,正在吃饭

    看见她,一双眼睛如数九寒天一般的盯着她后背发凉。

    “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舒小爱硬着头皮下去,“对不起,我昨晚冒犯你了,我深深地感到自己十分不要脸,深深地对你感到抱歉,只要不赔偿钱,你要我做啥都行,当然死除外。”

    他擦了擦嘴,冷清的看着她,“不好意思,要么赔钱,要么去死,若这两样你都没有,那你还有什么可以拿来赔偿的,你自己倒是说说看。”

    舒小爱从工作服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钱夹子,从里面掏出来两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递给他,“你看,我没什么钱,这点小钱呢,你拿着,就当昨晚将房间租给我了,可好?”

    他站起来,看着她手里的两百块钱,“你觉得,住在我这里一晚,吐了我一床和一身,还让我免费为你服务,区区两百块就想把我打发了?舒小爱,你觉得我缺你这点钱?”

    “我又没住床,我住的是浴室好么,再说,我也没让你服务……”她脸色煞白,此时她认定,自己铁定跟他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了。

钟御琛简直要气死了,怎么会遇上这样的逗比。

    他若不收拾她吐得秽物,难道要恶心到天亮吗?

    房间是他的,就算他走了,那房间里留下赤条的她……

    “浴室也是属于我房间的范围,手机给我。”

他快速的输入一串数字,随后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重新递给她,“你可以滚了。”

    出了酒店。

    舒小爱直接回了自己的家。

    站在自己家的楼下,舒小爱看着两层结构的木板楼房,随后走了进去。

    “爸。”

    舒父看着她,问道,“赶紧洗手吃饭。”

    舒小爱四下环顾一圈,随后问道,“她呢?”

    “什么她的,爸跟你说多少次了,要么叫妈,要么叫姨,你怎么一直记不住。”

    舒小爱反问一句,“我妈死了么?她没生我没养我,你不在的时候,还给我脸色看,我为什么要喊她喊妈?”

    看她一直如此固执,舒父有些生气,“以前你怎么样爸不想多管,那是你年纪小,现在长大了该懂事了,怎么还是这样死倔?再说,她现在来我们家也有两年了,怀孕六个月还在做家务,小爱,你妈那样对我,你也一定要这样戳你爸的心吗?”

    舒小爱沉默,随后说道,“我去洗漱。

    她走进洗手间,闻了闻自己的身上,立刻反锁好门,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洗漱,出来的时候,舒父已经吃完了。

    “爸刚给你说的你到底听见没有?”

    舒小爱抬起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以后喊她姨,行不?”

    舒父讪讪然,“先叫着吧,你姨还没起床,小爱,以后,别老回来了,你结婚已经有一年了,老往家跑,你公公婆婆会不高兴,我去干活去了。”

    “嗯。”舒小爱低头看着早餐,再看看他的身影,忽然间什么胃口都没了。

    她起身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两眼无光,脑子里成段成段的记忆呼啸而至的涌来,关于她的父母,她的家庭。

    自从生下她,从父亲为数不多的言语中便知道,母亲开始闹离婚,父亲看着她年纪小,就一直不肯,之后母亲便三天两头的不在家,这段残缺的婚姻,一直拖到了两年前。

    他们终于离婚。

    从那天起,舒小爱再也没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

    只是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知道,她离婚后的没几天便迫不及待地结婚了,结婚的那个男人已经和她生活好多年了,期间她为其生下了一个女儿,结婚,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她从小到大,都没得到过母爱,虽然,她的母亲一直都活的好好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门被推开,她的后母舒母看着她。

    “我,等会就回去……”

    舒母冷冷的看她一眼,“每次回来都只会买水果,一毛钱没交给我过,嫁到那么好的人家有什么用,不好好在人家呆着,三天两头的回来啃我们,我这又快生了,你爸一个人挣钱不容易,你以后少给我们减少点负担吧。”

 舒小爱低头,一言不发,她在秦家根本没有花钱的权力,婆婆掌管着财政大权,老公又不喜欢她,一毛钱不给,她上哪儿弄钱?也只有每次趁着老公回来,偷摸着翻他的钱包,每次还不敢多拿,他回来的次数又少。

    “我再有三个多月就要生了,花钱的地方多的很,以后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她抚着肚子转身离开。

    舒小爱起身,换了一身衣服下了楼。

    乘坐公车坐了二小时的车,才来到a市市区。

    再步行十五分钟,才到了秦宅大门口。

    刚走进客厅,一声呵斥便传进了耳膜,“舒小爱,你还知道回来?”

    舒小爱抬起头,一笑,“妈,这是我的婆家,我不回来去哪儿?”

    秦母冷哼,“你这么爱住娘家,那还回来做什么。”

    “妈,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

    “我想出去找份工作上班了,我自从结婚都没有上过班,你也不给我钱,我这日子过的无比拮据,这件事若是被我不小心说漏了嘴,你和爸脸上也不好看。”

    秦母转身,“腿长在你身上,我又没绑着你……”

    “可是,不是你在结婚的时候下死命令说不准我去上班的么?”

    “我说过吗?”秦母来个抵死不承认,“你想去上班就去上,只要不进秦氏公司丢人,爱去哪儿去哪儿,反正天天在家看见你也怪烦的。”

    “好,我先上楼换身衣服,然后去找工作。”

    “等等……”

    “什么……”

    “去哪儿上班都别提你是秦家的少奶奶,省得丢人……”

    “妈尽管放心,我和你儿子结婚也不过只是领个证,在媒体面前从未曝光过,没人知道……”

    “那就好。”

    舒小爱回房间换了换衣服,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

    便拿着简历赶到了面试的公司,钟氏集团。

    到的时候还没晚。

    面试过后,舒小爱顺利通过了。

    立即就被安排工作岗位上位了,第一天上班,就被告知晚上加班,舒小爱觉得没有什么比自己更悲催的了。

    尤其是晚上所有人都走的时候,整个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这种感觉,有些惊悚。

    “老大,电话,老大,电话,咋还不接电话呢,想累死我哟!”手机铃声突然传来,吓了 舒小爱一大跳。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顿时呆住了。

    “谁的手机号这么骚包,这么多8?”

    她接听,“喂。”

    “在哪儿?”

    舒小爱精神一震,“我在加班。”

    “立刻过来,昨天老地方。”

    “不知你……深夜喊我什么事?我还在加班,过不去……”

    “没别的事,只是……”

    舒小爱看着自己还未完成的任务,自己大晚上的去七星级酒店单独与他会面,作为已婚妇女,十分不合适,尤其酒店距离自己这里还不是很近。

    自己只是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如果不去……

    她打断他,“我在加班过不去,咦,坏了,没信号,就这样啊,改天再说,拜拜。”

 舒小爱一把将手机关闭,随即将手机电池给扣了出来。

    这才继续加班。

    等到所有工作做完,舒小爱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十点钟了。

    她伸了伸懒腰,关闭电脑,刚站起来,手机再次突兀的响了起来。

    她看向手机,浑身绷紧,手机电池在一旁,都扣掉了,怎么……还会响?

    舒小爱拿起手机,屏幕上一直闪烁着来电,但却没有号码和备注,她呆呆的站在那里,脑海里突然窜出来了。。。。。。。。。

全文免费小说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