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甜的酒

来源:Yoites    发布时间:2019-01-15 21:58:52

 



    我对她说,“后来我走的时候,他弟弟还对我说,姐夫再见。”




      我在低年级的时候,喜欢上我们学校的一个学姐。

      当时坐我前面有个女生,开学不久,依稀记得她的文具盒里有面镜子。青春自信,盲目风骚的年龄,我对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镜子借我照一下。

      但当时我们之间还不是无话不说,一直到有天我告诉她,我喜欢的学姐要生日了。这个算是个小秘密,因为在那种情窦初开的年纪,能坦然向周围人吐露心声,是多么信任对方才能做到的啊。

      她相信我,就像我相信她一样。而我所拜托她的,就是希望她能在回家的路上帮我订个蛋糕,我能悄悄在晚自习下课的时候送给那个学姐。但是一切的秘密吐露,都在学姐毕业之后陷入空白。我们之间也随着这份空白陷入了沉默,再也没有说过话,或是尴尬,或是迷茫。


      有一年的圣诞节,我听说她仍然保存着我以前送她的贺卡。我半信半疑,再次偷偷塞进她桌子一张我那年唯一的一张贺卡。

      依旧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于是我想,我们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


      那是一个午后,我坐在位子上写着数学,手心都是汗,脑门疼得厉害。失眠那个时候经常困扰着我,恰逢时间紧张的高三,恰逢数学题海的淹没。

      就这样哪怕是到了饭点,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的中性笔的笔杆上的汗也还没干。我抬头看了看,看到她一个人在教室看书。

      也就是同时,我看到她哭了。

      周围的人都围上来,这才知道原来她是看书中的内容看哭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化了,可是我只是那么一瞬间,我知道,自己也只能受到触动那么一瞬间,不敢多想。因为我或许很脆弱,我或许很空荡,受到的萌动,即使知道又能怎么样?

      后来的毕业,也没有传说中的冰释前嫌,也仅仅是伴随着酒杯,我们从此走上了两条不再交集的路。









      “那也没什么特别难忘的记忆啊。”她摇了摇杯中的酒,冰块撞击到杯壁上,像是观众在附和她的话在鼓掌。

      “你听我说完,后来她突然请我去给她弟弟做了家教。”

      “怎么,你去她家了?那天天见面不尴尬?”她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停下正在调的饮料,示意我继续说。







       她突然请我去她家做家教,我有些许震惊,但是还是欣喜之余赶快答应。

       然而,她似乎也只是很单纯的想法。也许是她太忙没有自己的时间去教弟弟,她平时都会去实习,往往我去她家的时候,家里只有一个弟弟在等我。

      然而我也不敢多走动,就仅仅在家教的那个房间里。对于我来说,那是最接近她的时候,仅仅是看到书架上的书,在这个几平方米的屋子里,也是我能感到最能了解她的时候。

      事实上,我一点也不了解她,哪怕是到家教结束,我也没有能在这段时间看到过她一两次,也没能和她说上哪怕一句话。



      我至今还记得那段时间的生活,我午睡醒来,洗了脸,换上衣服出门。

      一路上我骑着车,太阳很晒,我一共要路过4个交叉口,其中有2个有红绿灯。我骑过去大概要十五分钟,然后我把车停在他们家楼下靠左边的楼梯口。

      我爬上楼梯大概需要四分钟,她家是顶楼,然后我敲门会敲上很久的门她弟弟才会给我开门。

      进门之后,我换上鞋,左边就是他们家的厨房,我会瞥一眼她弟弟中午吃的是什么,然后直走五步路就能到她房间给她弟弟上课。

     进门后就看到他在玩ipad或者玩网页游戏,在我再三催促下他才会不情愿地打开课本开始听讲。

      中途的休息他总是能占很多便宜,我们说好是两小时,其实每天我都是近三个小时在上课。他弟弟偶尔会闹脾气,我就会凶他,但是他每次第二天却总还是非常热情地迎接我。









        “停停停,我没兴趣听你和她弟弟的故事。”她白了我一眼,把饮料递给客人,见人不多,拿出湿布,擦着柜台。

        “可是,当我接触到她家人的时候,我总会有一种错觉,误解以为自己离她很近很近。”

        “我只是想听故事,你知道,”她停下手中的活,“我们这行在这久了,只是想靠故事繁衍兴趣。”








     我和她有很多故事其实,我们有一起和我的法国网友唱过歌,我们有在她下雨天她回不来家的时候一起聊过天,我给她递的最后一张纸条内容是‘没有你,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我送她最后的礼物,是一盒印章,我没敢亲手给她而是在她生日的时候来了个大早悄悄放进她抽屉里,我见她的最后一次,是她生病了我想关心她,却被他弟弟传话叫我好好上课……



       有一次,她的同桌想要和我的同桌讨论事情,就和我换了位置。

       我拿着一叠草稿纸和一张试卷,紧张忐忑靠近她。其实周围人都是知道的,我和她好像不对劲,似乎有些许好感却好像仇家一样没法接近。

       我很后悔,没有在高一的时候继续维持这段感情,当我这次坐到她身边的时候,我们已经有近两年多没有说过话了。

       我想我不是喜欢她,但是在坐在她边上的时候,别人找我说话的时候我都有点结巴。涨红了的脸像刚从面试现场出来,周围人都好像有意无意看笑话,而我却既想快点叫同桌回来,又想让着时间过得漫长一点。

       因为我只是害怕,怕自己在她面前太近,表现得不好,辜负了她对我最后的一点我可能完全没有察觉的好感。



       我终究还是失去了她。

       没有开口没有过程,甚至没有可怜到任何人察觉,我就失去了。 ‘可能我浪荡,让人家不安,才会结果都阵亡。’我觉得当时的我的确不是个靠谱的人,不负责任,不懂规则,没有章法,谈不上梦想。她是做了对的选择,在我靠近的时候推开,说了一句“别靠的太近,影响不好。”就轻而易举摧毁了我在沙滩旁日复一日怀揣着一颗少年的心的城堡。只是一个简单而又不猛烈的浪,就摧毁了,在那么宽广的沙滩上,甚至不会有一只螃蟹察觉。



      我对自己说的,就是不要忘记她,她所做的所有和我有关和我无关的,只要是我看在眼里,哪怕那天下午她的哭泣,是看着别人的给她的情书而感动哭,我都会记住,我也只是衷心希望她好,希望能把这份动心藏在心里。









      “这么说来,她算得上是你的胸口的朱砂痣吗?”她眼神开始有些暧昧。

     “我不知道,我现在也说不清,现在我一个人,我也不愿意再去找她,有些事情,可能就这样,是最甜的。”

      “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她,哪怕你现在很狼狈,很落寞,但是如果你还是当年那个小镇,那个少年,在她心里,你应该还尚存着一份感动,那些你日日夜夜对她的思念,她应该都是知道的。”

      “可是,我记不得她长什么样了。”

      “什么?”

      “最后一次我离开她家的时候,我把她从我的微信里删除了。”

      “你为什么那么做。”

      “我不知道,也许是悲伤,也许是绝望,我觉得我难以靠近她,我不想自己难过,我不想自己沉溺在单方面的爱恋。但是也就在离开的时候,我在马路上这样做,我出了车祸。我觉得我睡了很久,醒来之后他们告诉我时间,我才知道她大学都快毕业了,而我仿佛昨天还在想今天要不要问问她同桌,我能不能做她边上。”

      “所以你在寻找她吗?”

      “我在努力,但是我甚至都记不得我过去熟悉的街道。”

      “她可以是任何人,不是吗?”她把东西都放在一边,双手撑在吧台,看着我。“她有可能就是我,但是你也说不好。”

      “对于她我深知一件事情,只有这一件事情,如果我再见到她,我一定会认出她。”

       我觉得她可能被我感动到了,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递给我一杯她刚调好的酒。


       “我要下班了,你还继续在这喝吗?”

       “啊是的,我想一个人待会。”

       “你在病床上的时候,她来看过你吗?”

       “我不知道。”

       “她来看过你,她还说,在我们忘记之后,记忆会变成故事,也许有的记忆会变成一杯酒。”

       “是吗?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    




      等她走了之后,我才好像想到什么,我之后再也没见过这个给我递酒的,但是我记得,这个酒也是甜的。













编写于2016.6.11


  应读者“:)"需求,带来一份甜文。希望你们读完之后会觉得甜甜的。这份推送写了两个小时,挺长的,耐得住看,所以下份推送估计是考试周后。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