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琴童

来源:fushengai95    发布时间:2018-11-14 07:46:49

遇见

如果不是因为你,可能我会失去很多生命中的珍贵。如果不是因为你,可能我也不会拥有如今的回忆和对过去的惋惜。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曲。

 

最近在练习肖邦的幻想即兴曲,偶尔会抽出时间在琴房呆一个下午。当阳光洒在琴键上,只剩下琴谱和阳光。总会因一个小动作就感动,总会被一个小的细节就弄红了眼眶。儿时学琴,从入门到学习,这一路走来,构成了童年。那天姐姐对来琴房学琴的孩子说起我,她说,你看到没,这个姐姐她学琴的时候,比你现在还要小很多。似乎所有的艺术形式都讲究童子功,似乎中西的艺术门类都需要从小学起,我也不例外。从幼稚园的苗苗班,一直到现在。

 

每一次去琴房的时候,我总是爱站在孩子们身后,听他们磕磕绊绊的弹着当年我也曾弹奏过的曲调,有些我自己都已经叫不准了,可是当前奏响起,那一瞬间就好像找回了所有的记忆。站在哪里半天不说话,脑海里都是曾经一起弹奏这些曲子的人,一张张曾经无比熟悉又渐渐叫不出名字的脸。思绪渐深,回忆渐浓,从孩子到现在,这一路,伴随着不同的曲调,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剩下的只有时光和泛黄的曲谱。

 

从幼稚园苗苗班,一件普通人家厨房大小的屋子,两台钢琴相对而立,白色的瓷砖铺满墙面,踩不上的踏板,弹不响的八度,琶音。这是我的第一个琴房,在这里,我变成了一个小琴童,开始了我从艺的道路。早就忘了当初开始时的心情,或许那时的我也曾想过要做一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吧。在哪里,我遇到了在我生命中横冲直撞,肆意妄为却又不加悔改了20年的S小姐。

 

S小姐。

与我同床共枕过得女人。那个可以在我葬礼上侃侃而谈细数我从几岁开始不尿床到谈过几次恋爱,爱过什么样的人,从迷茫逞强再到百炼成钢。S小姐总是说,这辈子最幸运和最不幸的事情都是遇到我。而我们的相遇,就开始在那个小小的琴房,和那时小小的我们。从此,相依相偎二十载。我们在哪里像个苦行僧一样的练习,稚嫩的手指,清脆的琴音,好像一场梦。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我和S小姐一起告别了我们的第一个琴房。遇到了我们的阿姐,那个记忆中永远18岁的女子,那个现在5岁孩子的妈妈。在我呆了十多年的琴房,遇到了我的恩师,遇到了我的良友。恩师如父,永远存在在温暖的记忆中。知道他走了的那天,初二,大雪纷飞的一天。从学校一路哭一路走回家,那是最难过的一个冬天,记忆中的那个冬天似乎总是下着雪。

 

我总是特别想用一篇完整的文字去介绍我的L老师,可是最后,我还是选择让他独自温柔我的岁月。我的L老师,总是严厉,总是严谨,却又总是柔情。指挥系毕业的男人,束着艺术家都有的波波头,挺着他的大肚子,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儿时总觉得似乎所有的男人穿上燕尾服站在舞台中央华丽开场都会令人陶醉和钦羡,可是慢慢长大才知道,不是每个指挥能有强大的力量,能够震颤你的心灵。去世之前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我坐在台下,他也坐在台下。那场音乐会变成了最后的告别。他告别他的人生,我告别拥有他的岁月。以前,我们都在台上,他挥舞着指挥棒,坚定的看着我,陪伴在我的身边。如今,我们都在台下,看着后来人走我们当时的路。那场音乐会看到最后我偷偷擦了泪,总觉得舞台上空了一块,我知道是因为少了他。指挥台上再也没有熟悉的身影,她的身边也没有属于我的钢琴。走之前,我认识了十多年的恩师,陪伴我长大的师傅,第一次抱了我。他说保重。那时的他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瘦掉了肚子,没有了当初的神采飞扬。他只是一个长辈,父亲,看着他的音乐,他的孩子,他的琴,数着他的回忆,送我们远行。想不到,最后一眼,就是诀别。

 

要六年了,自从老师走后,六年了,我没有再走进琴房,没有再弹奏过一首完整地曲调。六年了,我手机里还有他的照片,他似乎还是记忆中不老的模样。六年了,我还会在每个响着钢琴曲的街角路口猛然停住,六年了,我还是会在每年飘着雪的冬天对着天空说,我好想你。自你走后,再也没有人看着那个稚嫩的小琴童一遍遍练习了,再也没有人对那个小琴童说你要好好地。

 

岁月总在时光里变得温柔,如果能重来,还想做那个小琴童。

 



亲爱的陌生人你好,我是浮生。

我不是网红,我不会写小说。

我没有房子没有狗也没有男盆友。

我只有说给你听得故事,和为你嘶哑的喉咙。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