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第二卷第7节 深陷寂寞,亦两不相干

来源:yanrongxia1971    发布时间:2018-10-27 16:26:41

7节 深陷寂寞,亦两不相干

这个世界上的人,真的是性情不一的。有的热烈如火,有的情热似焚,有的安静洁白如同莲花,而有的,则宁和清淡如同一瓯绿茶。

而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庆贺的喜剧,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那必是要正当其时、正当其地、正合其宜、正是其人。纵然现代人说什么“性格互补”,可是,张飞总归是和貂蝉不搭调的,王八和花生豆也永远不能看得上眼,新年初一吃赤豆粽、正月十五吃饺子总令人感觉不当时当令,不伦不类,不尴不尬。如果说徐志摩是诗人心性,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烈焰,林徽因同样是诗人心性,她却是清淡的,干净的,性情稳定的。这样的两个人,漫说是在错误的时间(志摩已婚)、错误的地点(海外),就算时间和地点都对,这两个人,也是不登对。

徐志摩太冲动了,而林徽因在最初的心动之后,心智渐渐回复清明,好比滔天浊浪过后,显露出碧海白涛,沙幼风清。理智回归,便知道自己和徐志摩是多么的不合适,多么的不搭调。毕竟出身如她,清高如她,怎么可能像时下一些不晓得廉耻的女人一样,插一只脚进别人的家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那么,分手后,林徽因彷徨过么?凄楚过么?这一切,我们似乎都不得而知了。过往一切,留存到今天的,不过是繁花开谢后的一树苍枯的枝,所有的字都被时光浸染得漶漫不清的纸,我们隔着历史的毛玻璃看回过去,眼睛睁得再大,也只能看得见两个紧拥之后,背对而去,渐行渐远的身影,看不见他们隐忍的眼泪,和命定的悲哀。

林徽因是悲哀的——哪一个和爱人分离的人不悲哀?却是她的悲哀不肯教人看出来。才十八岁的女孩,竟有这样一份非比寻常的自尊。她宁愿放弃爱情,也要让自己清清白白。所以,纵使志摩爱惨了她,金岳霖爱死了她,她也只弱水三千,守住一瓢饮。

——我敬佩她。时下污泥浊水,每个女人都不甘寂寞,把自己开成照眼明的榴花,争当花作肠肚雪为肌肤的尤二姐,还有谁肯把孤独和寂寞一口口咽下,成就一副冰肌玉骨的仙子骨骼?

徐志摩也敬佩她。所以他也不敢怪她,不敢怨她,不敢留她,惟一敢做的,就是思她,想她,念她,怜她,惜她,继续在心里,深深地爱她。

一九二一年十月,林长民出国考察的时间到期,林徽因便随父回国。国外一场情爱,好比一场尘梦,梦醒之后的林徽因,仍旧是那样清丽,那样动人——情殇并不足以彻底损伤一个青春正盛的女孩的根本。前尘云水,抵不过前程的珠玉光明。

林徽因在那样小的年龄的时候,就很清楚地知道,徐志摩爱的也许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很可能是他凭着自己的浪漫想象出来的“假人”:“徐志摩当时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可我其实并不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样一个人。”这样的冷静和理智,让人不敢想象是在这样一个青春韶华、容易为爱情冲昏头脑的年纪的女孩说出来的话。

看戏文,崔莺莺竟是那样容易被红娘掇弄着捧上了张生的牙床,落得个“惊喘声声撼雕床”,怪不得要被贾母痛批写戏文的人是乱写,说是那样的大富大贵之家,一个小姐身边竟然只有一个诲淫的丫环,婆子也没有,奶妈也没有,当娘的也不管事,完全是不根据事情的穷酸文人的意淫和胡编乱造。若细细一想,也确实有些道理。就拿林徽因来说吧,官宦之家、京城名媛、教养到位,你便是让她去做那苟且之事,她也不肯!

因林徽因毕竟不肯遂了徐志摩的心,所以徐志摩便受伤了,说:“我这一辈子只那一春,说也可怜,算是不曾虚度。就只那一春,我的生活是自然的,是真愉快的!”唉,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啊,和发妻之间他认为是没有春天的,纵然生了两个孩子;和有夫之妇陆小曼之间爱得那样轰轰烈烈,竟然也认为是没有春天的,虽然陆小曼弃夫转投他的怀抱。在他的心中,永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于是,徽因便成了端坐在他心尖上的一尊佛,白衣观音,手执净瓶柳枝,偶尔抛下一两点甘露,让他既向往,又焦渴。

总之吧,无论后人怎样猜测,他们两个,就此缘份尽了。

偶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是的,天空是寂寞的,云是寂寞的,水是寂寞的,波是寂寞的,黑夜的海,真是要多寂寞有多寂寞,而正当此时,云遇上了水,光遇上了光,你遇上了我。一霎那的心动,从此便成永恒。只是,从此以后,哪怕深陷寂寞,也彼此再不相干了……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