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前卫文学(微信版)第842期 红色传奇|狼牙山远去的勇士和永恒

来源:qwwx51686809    发布时间:2018-10-10 20:55:50

      重返狼牙山

2015年6月下旬,我怀着朝圣的情感,再次来到狼牙山。

北京已经是炎炎夏日,陡峭的狼牙山下却是一片凉爽。这是一个平常的上午,宽阔的五勇士广场,游人如织,一群青年在狼牙山纪念碑前宣誓。我应晋察冀军区老首长肖克、耿飚等后人的邀请,来参加“纪念反法西斯战争暨抗战胜利70周年,狼牙山五壮士精神薪火相传”座谈会。我们到场后,易县县委书记杨义宝赶来,我们一起在雕像前为五壮士献了花篮,合影留念。

礼毕,我多次仰望塑像,五壮士刚劲、雄伟,抓着枪,拿着手榴弹,洋溢着一种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高尚精神,

下午登山时,雨一直在头上飘,雾一直在身边绕,狼牙山被笼罩在迷蒙之中。走到山顶,骤然间雨停雾散,山也明亮起来,像五勇士睁开的眼睛。狼牙山,在逶迤的太行山脉中,仅仅是千山万壑中极为普通的一座山。然而,自从1941年秋天,在一场抗击日寇的战斗后,有了跳崖的五壮士,狼牙山便名扬天下。上世纪80年代,我曾经与五壮士之一葛振林有过接触。他当时已经从湖南衡阳军分区后勤部副部长位置上离休。去北京参加国庆节招待会,路过保定,暂时住在我们单位小招待所。看望他的首长离开后,我与他有一席长谈。我仔细询问了他们当年跳崖的情况。他坚定地说:死也不能当俘虏!他的从容和坚定,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临别时,我匆匆与他合影,权作纪念。他们是我崇拜的英雄。

     英雄的部队

五壮士英雄产生,有深远的历史背景。

1940年8月八路军发起的“百团大战”给日军以极大震撼,日本舆论惊呼:“中共势力扩大到这种程度,日本方面是没有想到的。”1941年2月25日,日本华北方面军在北平丰台召开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 “除计划扫清黄河以北敌军外,主要应对共军根据地进行歼灭战。”此后,日军从正面战场抽调兵力,对八路军敌后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敌后抗战队伍,在1941年牵制了日军75%的兵力,成了日军的主要进攻对象。

同年5月,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纠集了5个师团、6个旅团的大部和部分伪军共7万余人,从四面八方扑向驻北岳区的晋察冀首脑机关和主力部队。冈村宁次制定了以“铁壁合围”为核心,以所谓“梳篦式清剿”等扫荡形式相配合的战役计划。他把这次行动称为“百万大战”,意在报复八路军的“百团大战”。这是抗日战争期间军区机关最危险的一次。7月初,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发现了敌人的作战企图,22日,军区发布了关于准备秋季反“扫荡”的作战训令。接着又发布了反“扫荡”政治工作指示及侦察、通信、供给、“坚壁清野”等具体指示。从8月23日起,地处北岳区最前线的东北部易县第1军分区及平西地区最先与敌人交火,反“扫荡”全面开始。为保证军区机关和边区党政机关的突围,聂荣臻司令员命令第1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调该军分区第1团主力赶赴军区机关驻地阜平县。第1团调往阜平时,该团7连正在易县活动,遂奉命留下牵制敌人。后来,该连产生了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

8月底,当日军把主要兵力指向中心区的时候,聂荣臻率领军区机关由娘子神村向阜平方向转移突围。后来,军区机关虽经敌人轰炸,堵截,但是在第1团的掩护下,终于从选定的敌包围圈缺口处突围。摆脱了敌人苦心设置的合击圈,然后分散向各个方向转移。这就是以后人们常说的军区机关“三进三出常家渠”。

在军区机关突围过程中,留下的第1团7连,产生了震动全国的“狼牙山五壮士”。但是,近年来,抹黑“狼牙山五壮士”的言论不绝于耳,我一直关注着这个动向。

第1军分区第1团,有红军的老底子,最早可以追溯到井冈山时期的第1师1团,7月27日,我作为军史专家应邀去湖南参加“2015年中国(湖南)红色旅游节”。知道了很多过去不熟悉的资料。徜徉在桂东县“第一军规广场”,我再次熟悉了这一段历史。

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第1师1团离开井冈山,开向湖南罗霄山脉的桂东县。谁也不知道,这支衣着褴褛的队伍,肩负着中华民族的希望,新中国的未来。他们当时的任务,是接应湘南暴动失败的朱德的部队。桂东沙田镇上有数百间店铺,平时人来人往,逢圩时,更是熙熙攘攘。可是,当毛泽东带红军到达时,却家家店门紧闭,镇上空寂无人。原来,以前到该镇的国民党军队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井冈山的“山大王”王佐的部队也到过沙田,虽然他们不打穷人,但取了老百姓的门板和稻草铺床,此后不上门板,不捆铺草,走了还要拉几个民夫帮他们扛行李。再加上反动派大肆宣传,深受兵匪之害的群众听信了谣言,都逃进了深山野林。当日晚,毛泽东在沙田镇万寿宫的江西会馆召开当地党组织负责人会议,了解到上述情况。为了揭露反动派的阴谋,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和红军战士一起进山喊回老百姓。4月2日,工农革命军和沙田区工农兵政府在沙田墟晒布堆召开以土地革命为内容的群众大会。当晚,毛泽东在住房内起草制定工农革命军《三大纪律六项注意》。4月3日上午,毛泽东向集合在沙田墟一个叫“三十六担坵”地方的部队,正式颁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并掰着手指逐条逐项详细解述。三大纪律是:一、行动听指挥;二、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三、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是:一、上门板;二、捆铺草;三、说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

第1师1团与桂东赤卫队和沙田农民赤卫队聆听了毛泽东的纪律教育。从此,严格的纪律在部队扎下根。部队离开沙田前夕,普遍进行了纪律检查。部队离开沙田后,又留下纪律检查组进行复查。不久,一首民谣在桂东城乡广泛流传:“沙田来了一支兵,说话和气讲公平,世上哪种军队好,要数工农革命军。”字里行间,流露着对红军的拥戴和亲切。自此,这支工农的军队树起了一面与民无争、维护民利的旗帜。我在“第一军规广场”远眺漫山遍野的高山杜鹃,感受这座罗霄山脉深处的小镇,触摸“第一军规”颁布地的魅力,追寻当年人民军队秋毫无犯、守纪如铁的身影。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当年“第一军规”的几十个字,虽然朴实无华,却穿越时空、永恒不朽。这铁的纪律铸就了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毛泽东在《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第一段讲道:“锦州那个地方出苹果,辽西战役的时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有很多苹果,我们的战士一个也不去拿,我看了那个消息很感动。在这个问题上,战士自觉地认为,不吃是高尚的,吃了是很卑鄙的,因为那是人民的苹果。”不言而喻,不吃老百姓的苹果,源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核心内容。

亲耳聆听毛泽东宣布“第一军规”的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1团后来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红4军第28团,这支部队在毛泽东的亲自指挥下,出赣南、攻长汀,该部尤以作战勇猛、群众纪律好著称。红一方面军一军团成立后,林彪为军团长、聂荣臻为政治委员。该部番号为红4军第10师28团。1935年11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直罗镇战役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杨成武任红1师政委,与师长陈赓率部东征。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杨成武担任红1师师长。中国工农红军编为国民革命军后,杨成武所部改成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杨成武任团长,不久,扩编为八路军独立第1师,当年井冈山的部队第1团经过扩编,进了晋察冀北岳区,演变成第1军分区1团。我曾经在保定军分区干休所采访过狼牙山五壮士所在7连指导员蔡展鹏,他说,1团有红军的老底子,群众纪律好,扩军时又吸收了一些当地的农民,成分纯。因此,与当地群众关系非常好,当地群众亲切称呼他们为“老一团”。

2013年8月底,我在新浪微博看到一条疯狂转发的消息称:狼牙山五壮士是几个土八路,1941年秋天逃到狼牙山一带,用手中的枪欺压老百姓,还抢老百姓的鸡吃,引起了村民不满,当他们问路时,给他们指了绝路,致使他们走到了悬崖上。

我看后,极其气愤。这种篡改事实,抹黑英雄的卑劣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时期以来,从狼牙山五壮士到刘胡兰、邱少云、董存瑞一直到雷锋,我们的英雄,遭到任意侮辱、谩骂、污蔑、攻击,一些敌对势力“还乡团”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反攻倒算。这种污蔑英雄的潮流,在世界各国也是罕见的。

关于“狼牙山五壮士用手中的枪欺压老百姓”这个造成恶劣影响的谣言,引起网民和社会的极大愤怒,也引起广州越秀警方的注意。9月29日,警方将散布谣言的越秀区居民张某抓获,予以行政拘留7日。

     远去的勇士

1941年8月军区机关在突围中,司令员聂荣臻联系上了第1军分区杨成武。根据敌情,作出了第二期反“扫荡”指示,杨成武根据情况,一边指挥第20团、3团等部队与敌作战,一边向狼牙山地区转移。

杨成武在张家庄利用“飞线”给在狼牙山的第1团团长丘蔚打电话了解情况。第1团主力去保卫军区,丘蔚患病,就留在了狼牙山,那里还有部分机关人员和少数部队。丘蔚说:“我们和敌人从早晨打到现在,敌机轮番轰炸、扫射,就在头顶上飞来飞去,山上被包围的除了有我们1团的人员,还有易县、 定兴、徐水、满城4个县的党政机关人员,4个游击队以及附近的群众,合计有三四万人,怎么组织这么多人突出去,我脑子都快炸了。”

杨成武说:“现在4个游击队归你指挥,无论如何你把敌人顶住,绝不能让群众受损失,你随时报告情况,我一定想法给你解围。”然后打电话向各个情报站了解敌情,指挥部队投入战斗吸引敌人。 就在丘蔚组织抗击的时候,杨成武又来了电话,他说:“我调集3团、20团猛攻管头、松山、娄山、周庄一线的敌人。让他们误认为我们与他们决战,从而把九连山和碾子山的敌人吸引过来,这样就会拉开一个10多里地的大口子,你们就可以从这个口子突围出去。”杨成武还嘱咐说:“你们争取今天晚上全部突出去,另外……你们留下一个连,让民兵配合,争取明天打半天,使敌人误认为你们还在山上,以便让突围的人员走远……”

黄昏后,第3团、20团如猛虎下山,同时出击管头、松山一带。日伪军认定我们主力要吃掉他们那几个据点,便纷纷告急请求支援,致使空出大概有20多里的地方。 杨成武立即给丘蔚打电话,详细告诉了他突围路线,丘蔚立即组织突围,在武装掩护下,三四万人像一条黑色巨龙,迅疾从敌人的缺口流出。估计差不多了,他让通信员去叫担任侧翼警戒任务的7连回来。在半山腰,攀上来的7连干部和丘蔚碰了头,接受了任务。连长、指导员便命令6班站到前面去。他们严肃地说:“主力能否安全地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全看你们能否把敌人拖住,明天12点钟以前,不准敌人越过棋盘砣……”

第 6班的战士们挺挺胸,表示坚决完成任务。有人给搬来几箱手榴弹。 转移的部队和其他人员从他们面前走过,快到末尾,丘蔚又一次走到6班面前,充满感情地叮嘱:“同志们,狼牙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像狼牙山一样,屹立不动。”首长和同志们很快走远,黑暗的棋盘砣只剩下6班5个人——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和宋学义。5个人中,有2名是共产党员,1名正在争取入党,接受考验。 另外2人,也是战斗骨干。大家趁着月色,把团部留下的几箱手榴弹,一束一束捆好,像埋地雷似的从山腰埋到半山腰,然后便分别隐蔽在“阎王鼻子”和“小鬼脸儿”上。这是棋盘砣最险要的地方。鸡叫两遍了。忽然,山下远处闪起一片火光,越来越大。这是日本鬼子在放火焚烧村庄。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山下就响起了枪声,敌人不知道昨夜三四万军民已完全转移,只剩下5名战士。不多时,影影绰绰大约有五六百鬼子开始向棋盘砣移动。一阵“轰隆隆”巨响,手榴弹将日军炸得连滚带爬。

不多久,日军处理了伤亡人员,再次爬上山。

马宝玉两眼瞪得大大的,严肃地说:“敌人来了,准备好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他们揭开手榴弹盖,把子弹推进枪膛,目不转睛地盯着山下的日军。

突然,马宝玉站起身,投出手榴弹,大家也纷纷投出手榴弹,天崩地裂般的一声声巨响,把整个狼牙山都震得抖动起来。日本鬼子被炸得东倒西歪,有的摔进山谷里。

敌人被打退下去,便用猛烈的炮火向我阵地轰击。一刹那,“阎王鼻子”和“小鬼脸儿”上,浓烟滚滚,铁石横飞。整个棋盘砣都在颤抖。敌人已被吸住了,马宝玉决定继续把敌人往山上引。他们利用浓烟作掩护,一边向山上爬,一边用冷枪杀伤敌人、引诱敌人。爬到他们接受任务的那个山坡时,停了下来。班长看了看太阳说:“咱们必须在这儿坚守一会儿,不能把主力转移的路暴露给敌人。必要的时候,咱们就往砣顶上爬,把敌人引到死路上去。”大家立刻分散隐蔽起来抵抗敌人。

战斗一直打到太阳挂在正空,敌人始终没能爬上棋盘砣。相反,在崎岖的山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鬼子兵的尸体。马宝玉看了看正午的太阳命令道:“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走!”但他刚迈出两步,忽然又停住了。他一会儿望着棋盘砣的顶峰,一会儿又望望主力转移的路,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主力转移的那条,走这条路可以很快回到同志们的身边。可是日本兵就在身后,敌人会紧追不舍。另一条是通向棋盘砣顶峰的路,到了顶峰,三面都是悬崖,是一条绝路。马宝玉望着棋盘砣的峰顶,没有犹豫,提起枪,坚决地说: “走!”然后,抓住一棵小树,带头向峰顶攀去。 敌人发觉后,紧跟着他们。这时,他们一面攀登,一面依托着岩石和树木向敌人射击。太阳西斜时,他们登上险峰之巅,再也无路可走了。三面是万丈悬崖,一面堵满了日本兵。

在弹尽援绝的最后时刻,班长马宝玉和副班长葛振林交谈了几句,激动地对大家说了几句话:“同志们!我和葛振林是共产党员,以前我们俩对同志们的帮助和照顾很不够。这次战斗证明你们3个人都具备了做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的条件。将来如果同志们能找到我们的尸体,他们会在我的衣袋里发现,我和葛振林介绍你们3个人入党的信。现在就让我们用实际行动表示对党的无限忠诚吧!”说完,他把小本子装进口袋,大步向悬崖走去,4个人都学着班长的姿态,昂着头,挺着胸,紧跟在他的后面,站在悬崖上。

班长马宝玉正了正帽子,拉了拉衣襟,然后,像每次发起冲锋一样,大喊一声:“同志们!跟我来!”第一个纵身飞向深谷。狼牙山也发出了豪壮的回声:“同志们!跟我来!”大家紧跟着这回声,一齐跳了下去……

顿时,狼牙山的群峰峡谷中回荡起气壮山河的口号声,好像千山万壑都有人在呼喊——

日本鬼子冲上山顶,发现空无一人,只有“呼呼”的山风吹过,鬼子们向深不可测的山谷看看,不禁毛骨悚然、面面相觑。一个鬼子军官喊了句什么,鬼子兵们竟列队向悬崖下三鞠躬 ……

这一切都被藏在远处山崖神仙洞的李老道看得清清楚楚。鬼子下山后,李老道很快跑下山,向我情报站报告:有5位同志在险峰上英勇跳崖,其中有两人挂在了悬崖的树杈上,生死不明。部队和乡亲们立即去援救,将挂在树上受伤的葛振林、宋学义救了回去。并将牺牲的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3名烈士掩埋。

“扫荡”过后,晋察冀军区为五壮士在狼牙山上建起纪念塔,聂荣臻、杨成武等题了词。纪念塔巍峨挺拔,天气晴朗时,百余里外都可以看到,令千万人所景仰。1943年日本鬼子大“扫荡”时将纪念塔炸毁。1958年又重建,激励后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五勇士渐渐远去。但是,狼牙山纪念塔依然年轻、挺拔。

     薪火相传

2015年9月3日,我从电视里清晰地看到,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的阅兵开始了,“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踩着铿锵的步伐,怀着必胜的信心走来。我眼睛有些湿润。这个方队出自第65集团军。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革命战争年代曾参加过5次反“围剿”、两渡乌江、四渡赤水、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和孟良崮、清风店、平津、淮海、太原、兰州等战役、战斗,先后涌现出“大渡河十七勇士”“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群体,为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立下了赫赫战功。和平建设时期,这支英雄部队先后出色完成了国庆60周年阅兵、上合联演、国际维和、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涌现出“大功三连”“特功五连”“文化二连”和“蓝盔铁汉”江汉刚、“钢铁战士”武向军等重大典型,部队全面建设迈向新台阶。

自从第65集团军某机步旅组建“狼牙山五壮士”英雄部队方队,阅兵村就响彻他们自创的《狼牙山五壮士之歌》。训练期间,方队的25名官兵还到狼牙山五壮士雕塑前,对着鲜红的党旗宣誓。方队政委何会向说:“我们就是要把革命先辈忠诚如磐的信念融入阅兵实践。”

他们的话,让我产生了巨大共鸣。近两年来,我始终关注围绕着“狼牙山五壮士”发生的争论。这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是一场我们必须坚持的“全民抗战”。在广州张姓网民因造谣被拘留后,《炎黄春秋》执行主编洪振快便炮制文章《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在《财经网》上发表,并公开指责广州警方:“……这开了一个谈论历史有可能被抓的先河。”2013年11月8日,他又在自己编的刊物《炎黄春秋》上刊出文章《“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进一步围绕狼牙山五壮士“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对英雄大肆抹黑,发起了恶劣的攻势。

狼牙山五壮士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跳,是震撼亿万心灵的一跳,是让生命和青春瞬间升华的一跳。那一跳,如雄鹰搏猎,让一股英雄气激荡神州。那一跳,若流星闪烁,把光明播撒进人民心中,勇士们以自己青春生命的凋谢,让祖国收获了胜利的果实。现如今,它成了别有用心的人、坏人要攻克的制高点。

一个“全民抗战”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展开,商务部的梅新育、空军原飞行员郭松民首先发声,他们对污蔑狼牙山五壮士的行为进行了愤怒驳斥,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了批判,义正词严地在网上说:“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动这帮狗娘养的就是笑话。”事情的发展出乎预料,不可思议的是,有人于2014年4月起诉到海淀区法院和丰台区,状告梅新育、郭松民侵犯了他们“名誉权”。5月26日和28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丰台区法院向梅新育、郭松民首先发出通知,定于6月3日、4日开庭。后来,因故没有开庭。直到2015年5月12日和13日,海淀区、丰台区分别开庭,维护英雄的共产党员站在了被告席上。法庭外,聚集了大量关注此案的群众。严格来说,这不是一场诉讼案,这是一场八路军与“还乡团”的战斗,是英雄与汉奸的对决。最终,法庭没有宣判。人民群众拭目以待,等着法院的结果。我就不相信,人民的法庭会站在汉奸“还乡团”一边。

我曾经与本案的辩护人王立华交谈,他质问:“你们军队为什么不发声?”

我说:“一定会发声的!”

“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踩着铿锵的步伐走来了。这就是军队的声音,这就是传人的态度!

狼牙山是一座高山,我们站在山上会看清历史的迷雾!

狼牙山是一条峡谷,有取之不完、用之无尽的宝藏!

狼牙山是一条河,源远流长、无穷无尽!

狼牙山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万古长青!

欢迎更多原创投稿|邮箱:qwwx002@163.com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