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拍摄红灯区妓女的摄影大师贝洛克作品赏析(全网唯一最全收录)

来源:Art-Photo    发布时间:2018-08-09 21:06:05

微信公众号“Artist原野”由中国美术学院硕士、中国学院奖、全国摄影理论优秀论文奖获得者原野主持,以艺术性、学术性为选材标准,不求量多,只求质优,欢迎点击上面标题下之蓝色字体“Artist原野”进行关注。


贝洛克(E. J. Bellocq)拍摄斯多利镇妓女的照片在1970年开始崭露头角,并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这些富有神秘意味、具有独特魅力的肖像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和肯定,此前默默无闻的他,随着展览和作品集的出版,从此在摄影史上一举成名。

斯多利镇的肖像拍摄于1912年前后,现在看到的是贝洛克侥幸留存的一部分。在贝洛克去世后的一些年里,发现了89块玻璃底版,最终被美国摄影家李·弗里德兰德买下,展出和画册中的作品就是用这些底版印制的,由现代艺术博物馆赞助。最早的画册已经绝版,由弗里德兰德重新印制的新版本将原来的34幅画面增加到42幅,印制的尺寸也更大了,和玻璃底版的尺寸一样。文字保留原始版本约翰·萨科夫斯基的内容,他是原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摄影部主任。然后加上了一篇采访录,除了弗里德兰德之外,还有一些了解贝洛克的摄影家、音乐家、作家以及一位贝洛克曾经拍摄过的妓女。

贝洛克是一位商业摄影家,也为自己拍摄一些作品。他的拍摄主题看上去和被摄对象之间有着某种默契。正如苏珊·桑塔格在她的评述中说:“很显然,这里面不存在偷窥的可能。”她在评述说,“许多女人的美丽和直率,拍摄于家庭环境之中,明显地在感官的享受之中有着家庭般的放松,从而使他们消失的世界成为实实在在的存在”。作为这个国家中不多未被关闭和具有合法化的红灯区,斯多利镇得名于1896年,当时国会议员斯多利试图关闭这一区域,但是令人尴尬的是,这一地区反而以其姓而命名,直至1917年被美国海军永久关闭。斯多利镇同时也因新奥尔良的爵士乐之乡而出名。

据回忆,贝洛克是一个古怪而畸形的男人,然而具有活力,工作也很投入。萨科夫斯基说:“以其自己的方式,在这些照片中,贝洛克让许多风流轶事变得完美。贝洛克的妓女是美丽的……纯洁的或者温柔的或者邪恶的或者喜悦的或者淫秽的美丽,但都是美丽的,即便在今天看来也是如此。独一无二的,不可替换的,令人可信的,能够接受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一次成功的联姻。

在兰登书屋1996年再版的序中,美国摄影家李·弗里德兰德是这样讲述当年的故事:拉里·博伦斯坦生来就喜欢收藏身边稀有和美丽的东西。1958年我遇见拉里时,许多伟大的新奥尔良爵士乐队正聚集在那里,我去他的艺术画廊听基德·托马斯的演出,地点是在靠近波旁的圣彼得大街。在他的收藏品中,就有贝洛克的玻璃底版。那天晚上当乐队离开后,拉里给我看这些底版。

那一年的下半年,也许是第二年,当我再一次到新奥尔良听爵士乐和拍摄时,我问拉里是否可以再看一下贝洛克的底版。就在那一次,他还给了我一张印制的画面。我带着那些美丽的画面回到纽约,展示给我的朋友、博物馆以及杂志,希望能有收藏的地方并且能被更多的人欣赏。1966年,我决定问拉里,是否可以买下这些底版,或者将其全部借出来印制成照片。拉里同意出售这些底版,于是我就带着底版回到家里试图将其印制出来。

不久我就发现使用我自己习惯的方式无法印制这些照片,关键是这些底版看上去不可能用溴化纸产生足够的反应。底版的影调实在是非常有限,即便是使用最柔和的纸张也难以表现出画面完美的影调。最后找到了一种合适的工艺P.O.P.,需要通过阳光下长达三小时到七天左右的曝光(取决于底版的密度和阳光的强度),然后再采用金氯化物的显影方式产生影像,定影和水洗的工艺和传统的相同,但是需要十分小心,因为乳胶层非常脆弱。

这样的工艺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尤其是将89张画面都达到完美的境界。由于之前我没有见过贝洛克自己印制的照片,因此只能根据自己的尝试进行探索,希望不要违背贝洛克的初衷。

苏珊·桑塔格也非常推崇这本画册,她介绍说:首先,照片是令人难忘的——符合摄影的终极价值标准。同时并不难发现,至今默默无闻的在这个世纪早些年工作于新奥尔良的摄影家所留下的珍贵的玻璃负片为什么会在摄影领域甚至是不完整的历史中为人重新倍加赏识。89张玻璃底版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包括腐蚀、碎裂以及涂抹,但是却被李·弗里德兰德视为珍宝在50年代后期发现于新奥尔良并且最终买下。到了1970年,这些经过特殊印制的画面在精心挑选后,由弗里德兰德编选并且由现代艺术博物馆印刷成画册,理所当然地立刻成为经典。

桑塔格认为,这些照片毫无疑问适合时下的流行趣味:下层生活的物质材料;几乎具有神话色彩的起源(斯多利镇);非正规的、具有前卫色彩的外观,和事实上匿名的摄影家以及摄影家镜头前同样匿名的被摄者相吻合。……加上这一主题是如此的司空见惯,摄影家放松的观看方式看上去更有特色。

贝洛克的摄影同样属于反庸俗的、反色情的对“堕落”的女性同情的世界,尽管事实上也是我们仅仅靠推测所认为的源于那样一种同情的色彩。我们对于这些照片的作者一无所知,除了贝洛克的一些旧日的密友告诉弗里德兰德:他除了摄影之外没有任何爱好;还有“他总是举止温文尔雅”(出自一位他在斯多利小镇的被摄者之口);他的话语带有“可怕的”法国口音;他而且大脑的发育有点问题,类似侏儒的身材。也许正是为了逃脱世人对他的猜测,他才逃到了这样一个法国克里奥尔人为中心的美国都市,继续他的妓院题材的拍摄。


不管摄影师和这些照片后面有着怎样的传奇,贝洛克和他的影像已经进入了世界摄影史,成了不朽的经典。


贝洛克作品集:



贝洛克(E. J. Bellocq)


作品欣赏(全网唯一最全收录):